大学边上的包租公,有个飞碟梦

发布时间:  2019年09月26日 15:34:26 作者:  奇葩网

地球村临时住址:……”

广告牌右侧,显示着舒满胜最早开的“外星人公寓”的优惠住宿信息。

如今,舒满胜和妻子仍然经营着旅馆,但他的房客可能并不知道,这些年,这个旅馆老板还过着另一种生活:不断地造飞机,造好一架后试飞,然后拆掉,用原有的发动机和电池,再继续造下一架新造型的飞机。

舒满胜上过新闻:第一次是在2011年,当时有人在微博上爆料,“武汉一超牛农民自制飞碟试飞”,并附了一段7分33秒的视频,然后就成了报纸上的豆腐块;第二次是2018年,新闻标题是,“男子15万元造‘飞碟’试飞涉嫌违法”——他做了一个飞碟形状的飞行器,发布了一条试飞视频:在夜色中,蓝绿光芒的碟状物,升到空中七八米,过了1分多钟后,它缓缓回到地上。这个“飞碟”的造型吸引了很多网友,自称为“外星人”的舒满胜也很喜欢这种神秘感和噱头。

舒满胜想离地的念头始于2007年,还给自己规划了一个“先飞机、后飞碟”的路径。到目前为止,他陆续造了20多架飞机,“包括固定翼和‘飞碟’形状的”,多年的“试飞”让他经常摔伤。

舒满胜的飞行器之一,以及各种器材(作者供图)

舒满胜的飞行器之一,以及各种器材(作者供图)

不断地受伤,不断地重来,不堪忍受的妻子已与他分居了半年多,但舒满胜却不是很在意:“我们老夫老妻没什么生理需求,只是她想我留在身边。”

舒满胜觉得两个人差别太大,妻子总是很谨慎,什么都担忧,他自己则随时都会飞到空中,充满了远见和野心。新的点子总是突然在他的脑海中闪现,他造飞机的速度一直很快,最快时半个月就能做出一架——发动机是现成的,他只需稍微改变下外形和功能。

在出租公寓的入口处,床上放着凌乱的衣服和杂物,这里是他临时的睡觉之处,也是他做飞机的地方。小屋里杂乱地放着电池、电机、螺旋桨、遥控器,地板上画着潦草的几何体——他没有任何准确的图纸。

舒满胜的飞行器草图(作者供图)

舒满胜的飞行器草图(作者供图)

你看看这些电池,还没拆封,差不多要一万多块。”舒满胜向我介绍道。他有100多条螺旋桨,10多台发动机,都是从淘宝、闲鱼和玩家论坛上淘来的。有些说明书是全英文,琢磨不透时,他会在网上请教同好。

从今年初开始,舒满胜一直想做一个“三栖飞行器”,附带一个轮子,就像一台未来公交车,能在地上跑,能升到空中,也能进入水面。他计划在轮子旁放一个浮筒,3米多高,能承重135公斤。

对于这个全新的东西,他显得谨慎,打算用遥控控制:“我坐不坐上去都一样。本来发明飞机,先无人,再载货,再带人。但这个飞行器100%会没问题。”

在谈自己造飞碟的计划时,舒满胜总会用一种无法辩驳、但又沉浸于自我的谈话逻辑。他的想法,就像他亲手打造的那些飞行器一样,起飞几分钟后,又总无法避免的下坠,可他就是停不下来,要不断地去运转它们。

正如电动跑车特斯拉只是美国“钢铁侠”马斯克的火星计划的一部分一样,舒满胜造飞碟这个在家人、邻居视为不务正业、“脑子有毛病”、“有钱烧不过”的举动,也只不过是他梦想中“超级学校”的最初一步。

2

关乎舒满胜命运和理想的转折点,应该是在他的初中时代。

在一堂课上,他正偷偷玩着从哥哥那借来的收音机,玩到忘神时,老师走到了旁边,没收了这个稀罕的玩具:“放学了,你来办公室找我。”

没想到,下课后老师不仅把收音机还给了他,还问他是不是对无线电有兴趣。那以后的周末,舒满胜都会坐公交去华中科技大学旁的新华书店,翻看电器修理的书籍,“所有的半导体,都要电阻、电容、二极管、三极管这几个东西”。遇到不懂的地方,舒满胜就记下来,回到学校时再请教老师。

初中毕业后,他决定不去职业学校念了,找了个修电器师傅给人家当小工。空闲的时候,他就坐公交去一家废品回收站淘腾配件,在那上班的一个跛脚女孩,后来成了他的妻子。作为家里最小的孩子,父母的家当几乎都被哥哥们分完了,只剩下几亩无人关心的农地给他。婚后,他搬到了丈母娘家住,后来慢慢攒了些钱,找了个门面,开电器修理店。